你的位置:主页 > 218219四海图库 > 九年来去我的时间简史和微博的对话精神

九年来去我的时间简史和微博的对话精神

admin 发布于 2021-07-22 06:36   浏览 次  

  霍金在《时间简史》一书中说,我们看到的从很远星系来的光是在几百万年之前发出的,在我们看到的最远的物体的情况下,光是在80亿年前发出的。这样当我们看宇宙时,我们是在看它的过去。

  浩瀚如宇宙如此,其实每个人也是如此,我们每一次自我思量的时候,其实也是在回溯以前的自己或者刚刚过去的自己,他们构成了当下的意义和未来的一种坐标系。

  今天是微博九周年的日子,不知不觉,这个社交媒体平台已经伴随我度过了七年多的时光。

  我刚进大学的那会,大家还在使用QQ,不时还会去朋友的QQ空间跑堂,而后人人网以其校园实名社交属性,逐渐取代了QQ在我们这一代年轻人网上冲浪的地位。但人总归是社会的动物,人人网兴于校园,也囿于校园,其用户流失和断层几乎在基因里就决定了。我是在大一下学期(2011年3月),也就是微博出现一年多之后注册的微博。

  就像2005年新浪对博客模式突袭,不仅一举超越Blogcn、Blogbus等博客先驱,而且也把其他门户网站带入了博客大战一样,新浪这一次又让微博模式成为网易、搜狐、腾讯和百度等互联网巨头争先抢夺的阵地。

  2009年11月百度“i贴吧”上线月,网易和搜狐的微博几乎同时宣布内测;2010年3月,腾讯进行新版微博产品内测,一时间,微博大战风起云涌。

  后来的故事大多数人都知道了,新浪的媒体基因、明星名人资源以及前期用户基础,决定了战事走向。新浪微博成为了微博模式最后的赢家,

  最初,微博于我而言,是一个接收媒体讯息和熟人社交的地方,我陆续在上面关注了南方周末、南方人物周刊、新周刊、三联生活周刊等机构账号,李海鹏、蒋方舟、胡赳赳等媒体人,以及大学同学和社团的朋友。

  当我重新翻越一遍自己的最初几页微博的时候,看到了青春懵懂,看到了曾经的校园生活状态,比如“十天的考试拉锯战,明天终于要结束了”,也看到了一个新闻学子对于新闻行业的热情,比如在学校记者团频繁跑大大小小的活动,从写一篇小的消息稿开始锻炼。

  大二的时候,长微博开始流行起来,只不过字数限制,所以大家更多用长微博工具发图片来替代。我用长微博写过一些个人游记和所思所想,现在看来有点矫情又透露着莫名的早熟,比如我写过

  同样是在2012年,我们学习了报纸编辑,是的,那时候我们并没有意料后来纸媒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走下坡路。一方面出于兴趣,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完成学期末要组队完成一份报纸作业,我开始频繁翻看一些都市报和日报的版面,并且按照一定逻辑做集锦贴在微博上,@那些资深媒体人以及微博上有认证的版面编辑,他们转发后,效果就蛮好。这样的动作,也让我完成了熟人以外的微博粉丝积累。

  新闻毕竟是一个重实践的学科,所以大二和大三暑假我都去到外地实习,先是广州,然后北京。

  实习的第一站是一家都市报的深度中心,那个时候羊城还是新闻圣地,虽然南方日报、羊城晚报和广州日报三大报业集团实力悬殊明显,但激烈的竞争从未停止。

  90年代,中国传媒开始出现了市场化趋势,并由此带来了新闻专业主义文化的发育,媒体需要找到一种形式,将社会的声音自下而上传达出来,《南方都市报》等都市类媒体率先开辟评论版面,提供了新的表达空间。而微博的出现,又把表达空间拓展出了更多维度,我们找选题的时候对微博倍加关注,不仅因为微博为搜索、接触、利用与传播信息创造了便利,更重要的是微博为阐述个人观点提供了大众化的公共平台,承载着草根网友、媒体人、明星、企业家、官员等各个层面用户的表达。

  对于一个专业是新闻传播的学生来说,微博这个产品实在有太多可以谈论的角度,它糅合了人际传播、组织传播和大众传播等多重传播模式,在结构上,它是“所有人面向所有人”的多元非线性结构。一个热点事件可以迅速生成多个关键性节点,在节点的打通过程中,理性传播增强,群体极化式微。这种具备对话精神的产品,东方红论坛马会网址,其价值不仅仅体现在用户数和流量,也体现在公众话语权和媒介接近权。

  我在媒体实习以及日后媒体从业的经验告诉我,传统机构媒体的报道,与微博上事件的发生、发酵到证实或证伪,这两个通路是并行的,缺一不可。

  052014年,我大学毕业了,去了上海工作。上海虽是国际大都市,但却也是生活气息和文艺气息很浓厚的地方。

  在上海,我基本上能够把工作和生活区隔开,这一点在我这四年的微博记录上也得到了验证。我再回过头去看这几年的经历的时候发现,陆陆续续去各种演唱会和音乐节是一条主线。

  微博印记很清晰让我回忆起来,哪一年什么时候去了草莓音乐节、简单生活节,去了陈慧娴、罗大佑的演唱会,李志、赵雷的live等等。期间,我也通过微博@新闻实习生群 找到了一个综合素质非常全面的95后实习生,后来我们也成为很好的朋友。

  这段话也基本是我魔都四年职业生涯的一段概括。“一个一个自我在时间的轴线上将不断自我否定,再自我生成。”生活趣味上是满足的,但对于工作的自我定位,我始终在不停寻找。2017年,我选择成为一个全职自媒体人,也就是说踏上了内容创业的道路,只不过是单枪匹马。

  好在,大平台已经搭建好了内容的基础设施,比如微博、微信公号,对我们这些科技自媒体来说还有虎嗅、36氪和钛媒体这样的科技内容平台。个体的发声,终究还是需要这些平台作为放大器,才能触达更多的人群,最主要的是,触达那些想要触达的人群。

  应该说包括papi酱、咪蒙,以及众多和我一样的行业自媒体,都是因为微博和微信的出现,才能够在自媒体浪潮中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,也或多或少实现了把兴趣当成工作的理想。我研究互联网商业模式、产品模式,也对二次元一代和新追星一代感兴趣。

  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最多关注
  • 今日
  • 本周
  • 年度